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河淮海老秦人

做什么人难?各人都说各自难。

 
 
 

日志

 
 

光州知州略介65:曹九章(原创)  

2015-03-16 10:06:05|  分类: 唐宋光州知州略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曹九章,苏辙的儿女亲家。因为他出任光州知州的关系,苏轼等大文豪多次造访,为光州留下不少诗篇。

曹九章,字演甫。元丰中知光州。曹九章子曹焕娶苏辙第三女。苏轼与其多有诗词赠和。苏轼在谪居黄州期间,曹九章正守光州,因光、黄接壤,故往还密熟。二苏文集多见曹公。

苏辙《光州开元寺重修大殿记》记曰:朝散大夫彭城曹公受命作守,因俗为政,安而不扰,诛其豪强而佑其善良,民化服之;因民而施政,有余者损之,不足者与之,兴其所欲,而废其所患苦,顺其风俗之宜,实循吏也。

《栾城集?祭亲家曹演甫文》,述及“东坡在黄州,因与结姻之事,而作合者,则李公择也。光,黄接壤,光州即浮光,九章正守光州,故往还密熟。”

《苏诗总案》载:元丰五年六月,王适与曹涣由光州来黄州拜望东坡,东坡曾作《赠曹光州调寄渔家傲》词,让曹涣寄其父:

                     些小白须何用染。几人得见星星点。作郡浮光虽似箭。

                君莫厌。也应胜我三年贬。

                    我欲自嗟还不敢。向来三郡宁非忝。婚嫁事稀年冉冉。

                知有渐。千钧重担从头减。

东坡在元丰五年初,《吊李台卿》叙里道:“勺轼谪居黄州,台卿为麻城主簿,始识之。既罢居于庐,而曹光州演甫,以书报其亡。台卿,光州之妻党也。”轼作《吊李台卿》诗后又作《曹既见和复次韵》一首:造物本儿戏,风噫雷电笑。谁令妄惊怪,失匕号万窍。

人人走江湖,一一操网钓。偶然连六鳌,便谓此手妙。

空令任公子,三岁蹲海徼。长贫固不辞,一死实未料。

难将蓍草算,除用佛眼照。何人嗣家学,恨子儿尚少。

嗟我与曹君,衰老世不要。空言今无救,奇志后必耀。

吟公五字诗,义重千金吊。收藏慎勿出,免使群儿谯。

元丰六年八月,九章至黄州访苏轼,苏轼作《致主簿曹君》:

          轼启。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特辱访别,惋怅不已。信宿起居佳胜。明日成行否?不克诣违,千万保重、保重!新酒两壶,辄持上,不罪浼渎。不一一。轼再拜主簿曹君亲家阁下。

                                                                                                                                   八月十九日。

    此尺牍又名《 职事帖》。“曹君亲家”正是元丰中知光州的曹演甫名九章。其子曹涣娶苏辙第三女,故帖中有“亲家”云云。“主簿”乃九章京中御史台时之职。依规,东坡乃贬谪之人,不可离界。九章却可离光至黄看望东坡。故此札谓“特辱访别”,与“明日成行否?”。 帖中所云:“衮衮职事,日不暇给,竟不获款奉,愧负不可言。”乃东坡居黄时,难以盛情招待客之窘况。 (《一夜帖》中也述及曹光州九章借画之事。)  

    《苏轼佚文汇编卷六·孟仰止》云,元丰六年十一月七日“光州太守曹九章以书遗予”,苏轼遂作《次韵曹九章见寄》,表达欲以亲家“同社结邻”为约,九章此后不久即卒:

蘧瑗知非我所师,流年已似手中蓍。正平独肯従文举,中散何曾靳孝尼。

卖剑买牛真欲老,得钱沽酒更无疑。鸡豚异日为同社,应有千篇唱和诗。

苏轼《方山子传》:

方山子,光、黄间隐人也。少时慕朱家、郭解为人,闾里之侠皆宗之。稍壮,折节读书,欲以此驰骋当世,然终不遇。晚乃遁于光、黄间,曰岐亭。庵居蔬食,不与世相闻。弃车马,毁冠服,徒步往来山中,人莫识也。见其所著帽,方耸而高,曰:“此岂古方山冠之遗象乎?”因谓之方山子。

  余谪居于黄,过岐亭,适见焉。曰:“呜呼!此吾故人陈慥季常也。何为而在此?”方山子亦矍然,问余所以至此者。余告之故。俯而不答,仰而笑,呼余宿其家。环堵萧然,而妻子奴婢皆有自得之意。余既耸然异之。

  独念方山子少时,使酒好剑,用财如粪土。前十九年,余在岐山,见方山子从两骑,挟二矢,游西山。鹊起于前,使骑逐而射之,不获。方山子怒马独出,一发得之。因与余马上论用兵及古今成败,自谓一世豪士。今几日耳,精悍之色犹见于眉间,而岂山中之人哉?

  然方山子世有勋阀,当得官,使从事于其间,今已显闻。而其家在洛阳,园宅壮丽与公侯等。河北有田,岁得帛千匹,亦足以富乐。皆弃不取,独来穷山中,此岂无得而然哉?

  余闻光、黄间多异人,往往阳狂垢污,不可得而见。方山子倘见之欤?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