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江河淮海老秦人

做什么人难?各人都说各自难。

 
 
 

日志

 
 

美国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决(原创)  

2016-01-07 10:48:35|  分类: 时政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哲学认为,事出有因。

      美国保持世界经济“超一大哥”地位,理所当然有他的秘诀。推荐一篇文章共享。

     体面地说,学习是为了超越,研究是为了捷径。不会错吧?


专栏作家 罗思义

  美国经济实际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作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美国延续了依靠中间产品与固定投资的大量积累而非TFP提高经济发展。这符合全球经济发展模式。同样,正迈入发达国家的中国,不应切换到主要靠TFP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

美国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决美国经济崛起的真正秘决

  序言

  “事实胜于雄辩” 适用于各个领域,也是经济学中的一个重要法则。对美国经济的崛起直至发展成为世界最大经济体作出错误结论, 而不去了解和学习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真正因素,这种情况下制定的经济政策会损害中国经济。

  关于美国经济发展的一个谎言是“美国经济发展得益于‘个人创业’与‘美国独特的创造性’。经济数据显示,事实并非如此。美国经济增长绝大部分是依靠资本、劳动力与中间产品投入的大量积累。正如研究美国增长的最重要统计专家(其研究成果现已被经合组织、联合国[微博]与美国所正式采用的经济增长核算方法作为依据)、哈佛大学教授戴尔[微博]·乔根森(Dale W.Jorgenson)对二战后美国经济发展所作的简练总结:“美国经济大规模扩张背后的驱动力,是资本与劳动力资源的大规模配置……资本与劳动力对产出增长的贡献占逾四分之三。相比之下,生产率水平提高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不到四分之一。”

  直接的计量研究结果明确显示,在1948到2014年的六十多年间,美国经济依靠资本、劳动力与中间产品大规模配置的增长模式保持不变。与此同时,间接数据显示,二战前的美国经济也是这种发展模式。也即是说,二战前后美国基本的经济发展模式一直未变,直到现在。

  本文旨在运用最现代的统计方法,呈现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真正因素。由于美国是世界最发达的经济体,这自然有助于了解拉动经济增长的真正因素,希望这对正迈入更发达国家行列的中国有所益处。

  TFP、资本与劳动力

  为展示美国经济增长事实与一些传播的谎言间的反差,特利用经合组织、联合国与美国所采用的最现代的统计方法制作的表1,以呈现1989-2014年美国经济各增长来源的贡献率。这些分析是采用索洛“增长核算方法”中的类别——资本、劳动力和TFP。TFP是衡量的是除去资本与劳动力以外的所有要素,包括经济规模、技术、创业与管理进步等其他因素。也即是说,TFP包括为美国经济增长作出一定贡献的“个人创业”、“创造性”等因素,但并不仅限于此。

  1989-2014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为2.4%,其中76%的增长是源于资本与劳动力投入增长,仅24%的增长是源于TFP提高。也即是说,资本与劳动力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TFP的三倍。

  在索洛增长核算法框架中,资本投资是目前为止最重要的因素,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1%;第二重要的因素是劳动力, 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5%;最不重要的因素则是 TFP ,其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仅为24%。

图1图1

  还应指出的是, TFP对美国年均增长率的拉动作用较小,仅能拉动美国GDP年均增长0.6个百分点。如果美国GDP增长完全或主要依赖TFP,那么美国经济发展速度将会非常慢。相比之下,美国资本积累拉动美国GDP年均增长1.2个百分点。也即是说,资本积累对美国经济发展所发挥的作用是TFP的两倍。

  美国经济增长模式并没有随着时间的变迁而发生明显变化。乔根森、戈洛普(Gollop)与弗劳梅尼(Fraumeni)对1948-1979年二战后早期的美国经济所作的重大研究发现,TFP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24%,劳动力为31%,资本为46%。对比1989-2014年的美国增长数据可以看出,战后期间美国经济增长变得更为依赖资本积累,劳动力发挥的作用则有所下降,但TFP的作用并没有提高。二战后整个期间,资本和劳动力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TFP的三倍。

  美国经济增长模式保持不变显示,在索洛模型中,资本投资在拉动经济增长方面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姜明武近来利用经合组织、联合国与美国所批准的统计方法,对占世界GDP超过90%的为代表的国家所作的全面研究总结道:“资本投入对世界各国GDP增长的贡献率超过50%。”

  中间产品

  实际数据显示,在索洛模型中,美国经济增长主要是依靠资本投资拉动,TFP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不到四分之一。但即便如此,这一数据还是夸大了TFP对美国经济增长所发挥的作用,即“美国经济增长是依靠TFP拉动”的谎言夸大了TFP对美国经济增长的实际作用。

  在索洛模型中,固定资本投资是最重要的因素,但事实上其仅是拉动经济增长的第二重要的生产因素。拉动经济增长的最重要因素是中间产品——一个行业的产品是另一个行业的投入。比如,微处理器行业的产品是电脑行业的投入,汽车发动机是汽车行业的一种投入等等。

  索洛最初的宏观经济增长核算方法并未将中间投入列入在内。从总体经济层面来看,所有投入与产出的总和必须保持平衡。但如果研究个别行业的增长,那么各个经济行业就有来自于其他行业的投入。严谨的增长核算方法需要对这些投入进行测算。

  这些研究不仅成果显著,而且对经济发展具有着重要影响。衡量一个行业到另一个行业投入的中间产品增长,是经济联系日益紧密的一种体现。用经济理论术语来讲,就是劳动分工细化的程度。

  这不仅是事实,而且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亚当?斯密在经济学的奠基之作《国富论》的开篇第一句话明确指出:“劳动生产力、人类劳动技能以及思维判断力的大幅提高,都是劳动分工的结果。”斯密其他作品的结论都是依据这一理念推导而来。

  马克思则把这种经济过程概念化为“劳动社会化”。虽然说法不同于斯密的“劳动分工”,但两种说法可谓异曲同工。

  斯密/马克思的分析正确与否,属于事实问题。如果斯密/马克思的分析是正确的,那么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应看到反映劳动分工细化/劳动社会化的中间产品增长现象。

  运用现代经济统计方法,对包括美国在内的国家所作的重要研究结果明确显示,斯密与马克思的分析是正确的。反映劳动分工细化的中间产品增长速度甚至快于固定资本投资。

图2图2

  乔根森、何民成(Mun S. Ho)、凯文-斯德尔(Kevin J. Stiroh)等对美国的研究发现,在个别经济行业中,中间产品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超过所有的索洛增长因素(资本、劳动力与TFP)的总和。如表2所示,各增长来源对美国各经济行业增长的平均贡献率分别为:中间产品为52%,资本为24%,劳动力为15%,TFP为 9%。此数据特别引人注目之处,是其涵盖美国信息和通信技术(ICT)处于繁荣增长高峰期的1977-2000年——而照谎言的说法,TFP本应对美国经济增长的贡献率特别高。

  乔根森、何民成与凯文-斯德尔对美国41个非政府、非家庭经济行业所作的更详细研究发现:“在这41个行业中,中间投入年均拉动经济增长1.2个百分点,资本为0.5个百分点,劳动力投入为 0.3个百分点……此分析显示,中间投入对经济增长发挥着关键作用……固定资产投资发挥着第二重要的作用,TFP发挥的作用则较小。”除此之外,他们还指出:“结果显示,经济增长来源的定量组成部分(资本存量与劳动工时)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作用要远超于质量组成部分(资本质量与劳动力质量)。”

  乔根森、戈洛普与弗劳梅尼对1948-1979年二战后早期美国经济的分析发现:“中间投入是目前经济增长的最重要来源。在我们据以考察的45个行业中,有36个行业我们可以衡量中间投入,且这些中间投入对经济增长的贡献都远高于TFP对经济增长的贡献。对产出增长作出主要贡献的是中间投入、资本和劳动力投入。到目前为止,中间投入的贡献最为重要。”

  需要指出的是,美国经济增长趋势也同样适用于包括中国在内的其他经济体。快速增长的亚洲经济体的表现如下:

  三位韩国经济学家Hak K. Pyo, Keun-Hee Rhee和 Bongchan Ha对原材料中间投入的研究发现:“韩国经济中,不同要素对于产出增长的贡献率依次为:原材料、资本、劳动力、TFP、能源。”中国台湾经济学家梁啟源对1981-1999年中国台湾省26个行业的原材料中间投入所作的研究发现:“除7个行业外,原材料投入对1981-1999年所有行业产出增长的贡献最大。”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任若恩和孙琳琳把1981-2000年,细分为1984-1988年、1988-1994和1994-2000年三个阶段后发现:“中间投入增长是大多数行业产出增长的主要来源。”

  全球化

  上述数据为国内劳动分工数据。它清楚地显示,中间产品是最重要的供给因素。但在现代经济中,劳动分工并非仅仅限于国内,而且已扩展至国外,全球化现象由此而来。这推动现代经济结构不断提升,主要特征举例如下:

  中间产品本身构成国际贸易的最大部分,约占全部货物贸易的40%;

  中间产品贸易主要集中在发达经济体和东亚经济体,中间产品已成为各国生产增长最快的部分;

  国际贸易占全球产值的比重正快速扩张。

  国际贸易是劳动分工的体现。当然,这也说明国际经济开放与经济增长存在正相关的研究结果是经得起推敲的。

  中间产品与资本

  最后,应该指出的是,虽然中间产品与资本传统上是要分开对待的。但从会计的基本角度来看,这是不正确的。正如查尔斯?琼斯(Charles Jones )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局发布的中间产品全面研究报告中指出:“中间产品是另一种形式的资本,虽然其在生产周期中存在贬值的可能。”

  中间产品是用于单个生产周期的投入,固定投资则是用于多个生产周期的投入(或折旧)。西方增长核算方法中两种不同形式的资本(中间产品与固定投资)的区别,是马克思术语中“流动资本”与“固定资本”的区别,但哪种术语目前受到偏爱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两种不同的资本,即中间产品/流动资本与固定投资/固定资本,是拉动美国经济增长的重要因素。76%的美国行业增长源于流动与固定资本,15%源于劳动力,仅 9%源于TFP。

  美国经济崛起的历史原因

  从美国早期的全面数据来看,二战前(美国经济崛起直至主导全球期间)的中间产品数据尚不存在。但尚存的固定资本数据证明,资本积累在美国崛起为全球霸主的过程中发挥了压倒性的作用。正如经合组织前首席统计学家安格斯?麦迪森 (Angus Maddison)就美国取代前全球领袖——英国,成为经济超级大国的方式指出:“1890-1950年的60年间,美国国内投资率是英国水平的近两倍,1890年其人均资本存量是英国的两倍,这种相对所有其他国家压倒性的优势持续到20世纪80年代初。”

  结论

  很显然,美国经济发展主要是依靠中间产品与固定投资积累拉动。但为何普遍传言的一个观点是美国经济增长主要是靠TFP拉动呢?

  第一个原因是最常见的统计方法错误——以无根据的传闻或者个例分析整体情况(以偏概全)。在83%(绝大多数)的美国经济行业中,TFP并非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但这意味着在17%(极少数)的美国经济行业中,TFP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以TFP是极少数行业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的个例,得出TFP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的结论,忽略总体数据背景,然后谬称TFP是经济增长的主要来源。正如刚才的举例一样,这种运用“无根据的传闻”而非分析整体情况的统计方法,不过是一种不当手段而已。

  第二个原因是运用现已被经合组织、联合国与美国正式淘汰的统计方法。当然,索洛最初的增长核算方法的严谨性与“无根据的传闻”是完全不同的。索洛增长核算方法中的基本参数仍得以保留——即使后来增加了类别,也并未推翻其算术框架。但正如下明显的原因,索洛最初所采用的算法是错误的。

  索洛未将中间产品列入在内。正如事实显示,中间产品是最重要的增长来源,这证明索洛的数值分析结论是错误的。索洛没有说明资本与劳动力质量的变化——相当于在测算实际工资时未将通胀因素考虑在内。打个比方说,1953年的一个文盲的韩国农民一小时的劳动质量与2015年的一个具有博士学位的韩国工程师一小时的劳动质量是相同的,这显然是说不通的。一旦将资本与劳动力质量变化考虑在内,TFP的作用将会大幅下降。

  综上所述,宣称TFP是主要增长来源的说法,不过是以现已被国际统计机构正式淘汰的错误测算方法推导的错误结论。

  对中国的启示

  美国经济实际趋势是显而易见的。作为世界最发达经济体,美国延续了依靠中间产品与固定投资的大量积累而非TFP提高经济发展。这符合全球经济发展模式。同样,正迈入发达国家的中国,不应切换到主要靠TFP拉动经济增长的模式。

  经济规律具有客观性。美国和其他任何国家一样,都不能违背经济规律。试图让美国经济发展依赖TFP拉动,会使美国经济增长放缓。美国不会蠢到试图这样做。当美国一边在世界上传播其增长是依靠TFP拉动的谎言时,事实上其发展是依靠中间产品与固定投资(流动与固定资本)的巨大积累。这种发展模式曾经让美国成为世界最大最发达的经济体,并继续保证美国经济的强大。

  “说一套,做一套”是美国的一个重要策略。美国一边推销谎言,一边却做着与谎言完全相反的事。那些希望发展成美国水平的国家,当然应借鉴美国的实际做法,而非美国的宣传。

  用中国谚语来说,就是应“实事求是”,而非“从谎言中寻求真理”。

  (本文作者介绍:前英国伦敦经济与商业政策署署长,现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 )

  评论这张
 
阅读(7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